Baidu
投稿邮箱:zybzbb@163.com  联系电话:0559-7512861
您当前位置:休宁信息新闻网 >> 休宁文苑 >> 浏览文章
塔岭春行
来源:安徽日报  作者:汪红兴  日期:2019年04月12日  阅读:

走古道,是我的嗜好,犹如他人喜垂钓喜跳舞一般。每每云淡风轻有闲的日子,我就会脚板发痒,有时呼朋唤友,有时一人匆匆上路。穿越在那古今交融的隧道里,那份惬意是人生之享受。前些日,杂树生花,我和一个60多人的团队去走了塔岭古道。

塔岭古道南起江西婺源县溪头乡上溪村,北至安徽休宁县岭南乡外塔坑村,长约10公里,因相传古道中心里塔坑村口曾建有古塔而得名。上溪村地处大山深处,武溪水之源,是新安程氏家族聚族而居之地,村形独特,谓之“渔翁撒网”,村前的那一湾武溪水,像是一张网罩住古村,村中几十口鱼塘就像是网眼,故此得名。村口山脚小堨坝,流水哗哗,浪花飞溅,如玉城雪岭,坝里水平如镜,波光潋滟,涟漪微泛,宛若一块天然翡翠,岸边柳烟画竹,一幅水墨江南。

塔岭之行,从上溪村那片灿烂花海中出发,过一小桥就踏上青石板古道。两侧肥沃的田野中,一畦畦,一垄垄,金灿灿油菜花在春阳下,晃动着笑脸,映着远山近水、粉墙黛瓦,彰显着春日徽州的勃勃生机。惠风拂面,蜂飞蝶舞,花香扑鼻。高高的黄婺景高速,正从花海上空中穿过,各类汽车风驰电掣。游客们在花海中驻足留影,脸上洋溢着醉人的笑容,直想把春天揽入怀中。婺源号称“国内四大油菜花海”之一,即便在一个小小山村也能把花文章做足,不能不佩服婺源人之精明务实。

穿过花海,拾级而上,登上古道。斑驳的石板路,两尺来宽,经年日晒雨淋,车马劳顿,虽有些凹凸,但更有韵味。古代横亘皖赣边界五龙山脉的休婺古道有七八条,我都“丈量”过。在我看来,塔岭古道算不上雄奇,论高度、论品位,论规模,都不及浙岭、回岭等古道,但塔岭便利,早在宋代就已闻名。大诗人方回就写过:“不行天上五岭路,焉识人间二程诗。”这塔岭是五岭之一,因为相对平坦,强度小,在那肩挑手提年代,便是莫大福利,因此成了休婺大通道,贩夫走卒商贾达人云集之地,婺源的徽商,来往江浙沪等地,就是穿塔岭,过休宁璜茅、山斗、五城至龙湾,沿率水顺流而下。因此塔岭当年总是熙熙攘攘,人流不绝。如今塔岭承载的交通功能不复,倒成了驴友们寻幽访古地,一路我们遇上好几拨团队。

古道逶迤,两侧山上粉红色野樱桃花像是俏佳人,不时从眼前掠过,米粒般檫树花也在争艳,路崖下溪水淙淙,相依相伴。转眼五里亭到了,石墙黑瓦的徽州路亭,五六个平方,供人遮挡风雨。走不多久,塔岭古道最大亮点——百丈冲瀑布突兀而至。未见其形,先闻其声,瀑声轰隆,众人欢呼。到了近前,只见三面刀削斧劈的崖壁围拱而成的峡谷间,一道宽约3米多的银链,从70多米高的峭壁上飞流直下,砸巨石上,水沫飞溅,如烟如雾,汇成一泓碧潭,30多平方米,此所谓“龙潭”。潭水翻滚,漾成一波又一波,向前方溢出,九曲回肠,最终流入鄱阳湖水系。这瀑布清凉怡人,和休宁梓源“新娘瀑”类似,更壮观些。一条古道配上这样飞瀑,不再寂寞,立在瀑前不远的登云桥亭中,向上仰视,让人生出“一窗景来一溪诗”的感觉。

百丈冲之上古道,随山势起伏盘旋攀升,成之字形。这段古道依山傍崖,宽阔整齐,宽约1米,上面洒满落叶,原汁原味,古朴沧桑,台阶齐整,高低有致,长约1000米,是整条古道精华所在。尤为难得的是,古道外围石栏杆虽历经风雨侵蚀,斑驳点点,爬满藤蔓,有所残损,但依然完好,徽州古道中石栏杆保存如此完好的,非常罕见,这是塔岭古道的又一亮点。据上溪村史料记载,这段石栏杆最初是康熙年间上溪村林宗公年逾八旬的原配汪氏,带头捐资银两11两,加上众人募化,建了30丈;乾隆年间,村中程兆枢带头合族捐资募化,花费110多两银子续建,又修了32丈,这才形成如此“豪华版”的古道石栏杆。康乾时期徽商鼎盛,古道就是见证,徽州许多古道在那一时期都得到了维修。不过后来清末徽商败落加上一些历史原因,塔岭古道损毁严重,石栏杆也倒了不少,躺在草丛中。这些年,当地政府出资重修。新栏杆虽不及老栏杆古朴美观,做工也相对粗拙,但若干年,新的变成了旧的,这将又成为一段历史,而我们,只是古道上的匆匆过客。

抚摸着这些栏杆,我思绪万千。这条古道曾经激荡过无数次历史的风雷。明正德八年(1513年)休宁知县唐勋起用精通兵法的程一,在此埋下重兵,一举歼灭了起来造反的王浩八部,故此岭又名“得胜岭”。也因为这场战役,相传王浩八部的许多金银财宝就藏在古道两侧,因此留下了塔岭探宝的无数故事。1935年12月7日,方志敏将军亲率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数千人经婺源,北上休宁,意欲在歙县汤口与19师会师。本来准备走回岭,但因敌军已在回岭重兵把守,情况突变,随即挥师塔岭,抵璜茅,驱山斗、龙湾等地,一路所向披靡,播洒革命火种。至今,我们行走在古道上,远方风过树木,似乎隐隐传来车马声。

塔坑村掩映在红豆杉树底下,这个炊烟袅袅的古村落,一溪中流,小桥贯穿,将村庄一分为二。村中还有几户人家在门前搭起高高的木质晒台,大大小小的竹匾里晒着腌齑、竹笋之类,这便是“篁岭晒秋”的原生态微缩版,乡土气息浓烈。出了塔坑村,往上爬不到500米,就到了岭头,茂林修竹,这个地方是皖赣分界处,也是新安江和鄱阳湖两大水系分流地。方回诗中所说:“第四岭头分两邑,相背无情水流急,浙河东下彭蠡西,到海终须合为一。”即指此处。此处原建有一个塔岭洞,我曾见过一张黑白照片,正是1947年婺源众多父老乡亲站在塔岭洞前,有的已是须发飘飘,拄杖而行,在翘首等待前来调查婺源归属的国民政府特派员一行。如今这一切已化作云烟,只剩下些许残垣,让人感慨。

在古道上,不远处,可见到黄婺景高速车来车往,这边的古道因为高速公路建造有所改变,不少地方面目全非,但仍有路痕,可循迹而行,我们在茅草中穿行,走在高架桥下,没多久,终点外塔坑村就遥遥在望。村子不大,建了不少小洋楼,与大多数山村别无二致,只是村前那田野中,那菜花开得烂漫,“古树高低屋,斜阳远近山”,多少为这春天增添了诗情,为塔岭春行画上了句号。

上一篇:双阜古道复修随笔
下一篇:没有了
{ad.bottom}